空想で积み上げたストーリー
目の前に广がった庭で

花江夏树

最近患上花江氏病毒过敏性脑膜炎,一天不听浑♂身♂难♂受♂的我_(:з」∠)_

从金木开始第一次接触到花江的声音,那时还不怎么了解他,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觉得名字超好听。后来才接触到一些歌,他的声音真的很干净,从此就爱上了。然而听了这孩子的R18抓之后更是缴械投降……

当初看食尸鬼最后一集的时候注意力全在脚趾上了。现在回去看有种【美好的东西被弄得残破不堪】的痛惜,我承认还有一点点病态的毁灭心理。总之是很复杂的感情。真的希望他可以一直一心不乱的用自己独到的理解演下去。怎么说,花江太拼了,听得出他声音里不仅仅只有演技还有一种精分边缘的感情。为了演好金木真的太入戏了,最喜欢认真的人了。 

评论

© achromatic | Powered by LOFTER